重拾天际的浮云

    我叫洛寞,一个自认为无公害的无良大学生,更是一典型的三无者:无理想、无动力、无老婆。说实话,在我看来这三样“得一者,得天下”。
    我的人生充满了戏剧性。小学时为追求高学府毅然不顾老师“不在乡中上学不发证”的威胁放弃毕业证上了县四中,所以我现在小学没毕业啊!说起来我也挺爱我的中学,不过我入驻这学校也纯属个人消息不灵通所致,回首来那些往事也许命中注定的吧!
    戏剧的人生,人生的戏剧。08年在奥运成功举办后我如泡沫举般狗血的蒙入了县一中,一所省级重点院校。而那些挥不去的往事也刻印在了那里。县一中,我的母校,一位成功的雕刻家失手造就了一个惨不忍睹的作品——我,而故事也在那里展开了。
    08年9月份,全家总动员把我送到了“人才殿堂”县一中。在迈入学校大门的那一刻我心情莫名的冲动,心说:寞仔,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要征服这里,在每个厕所留下你的小便,在每个草坪留下你的鞋印。额...当然那只是爱的另一种表示,不过后来这些全实现了也算是完成了久违的梦想吧。
    开学当天很混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完成了入住手续,终于家人“遗弃”了我这一祸害,但我不认为自己是个祸害。额...撑死算个妖孽吧!不过说实话我还缺少一样大众妖孽的外貌,我也就一般的长相。我真正妖孽在性格与行为,把我放在商纣时期光凭这一点足以封神了。额...多少封个疯神是没问题的。
    按照正规的流程,开学、入住、交钱之后便是军训了。说实话,从中学到大学所有军训光荣中高中无意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嗯,它太黑了一点儿光都没有啊!初中时想俺也是标兵啊,休息时是常驻歌手。但高中的军训无疑是个败笔,当然我的同学都认为认识我无疑是他们人生的败笔。其实他们错了,用诗来表达:我不是归人/是个嫖客 抑或 挥一挥匕首/不留下一个活口。高中军训第一次我低调了沉默了,没有抢着唱歌。说实话那时候哥走原创路线了,说句更实的话我班丫的有个小子比我唱的好俺就不得瑟了。呵呵,我不是一般的有头脑啊!不用短处与人相比。嗯...我很欣赏我自己,很强很伟大,套用杜海涛的一句话:我爱我自己。记得高中军训除了低调还有两个比较记忆深刻,一是晕倒另一是教官。额...事先声明不是俺的身体素质不好是当时军姿不够规范。唉...你丫的还不信。好吧!我体质当时有点弱。那是一个烈日炎炎的下午,一滴汗水从面颊滑过未坠落就已蒸发抑或落在地上也会发出“滋——”的声响。而在烈日之下一队伍中鹤立鸡群的我傲然挺立无视毒辣阳光的侵蚀一丝不苟、不够意思的站在那儿。当然此处稍稍运用了些艺术表现手法,但是那天真的好热,热的我当时很想对天大骂(此处省略三个字)。当然我们是和谐社会,你不和谐就会被社会和谐的。终于在烈日迫害下我英勇的愤恨的倒下了。我说过另一深刻记忆是教官。其实说实话我已忘却了那位教官的容貌,貌似没我帅只是比我坏而已。何以见得,有语录为证。他曾对我全班吼叫过:我穿着这身军装是个军人我脱了军装就他妈一地痞。哎呦...真没素质!耍流氓都那么理直气壮,真是的,真败坏社会风气、教坏小朋友应把他等同于邪教“枪毙”。来让我们一起鄙视他和谐他。呼...心情爽多了!这就是我那非一般的军训,让我一直牢记。
                                                                                                                                                                                                      未完待续...
创作于2012-2-8 14:30
点赞

发表评论

昵称和uid可以选填一个,填邮箱必填(留言回复后将会发邮件给你)
tips:输入uid可以快速获得你的昵称和头像

Title - Artist
0:00